外汇风险测量(Measuring Foreign Exchange Risk)

什么是外汇风险测量[1]

  外汇风险测量是指根据企业生产经营和外汇汇率预测资料测算外汇汇率变动使企业可能产生的损失(或收益)的数额。

外汇风险测量的前提[2]

  制定科学的外汇风险管理战略,必须依据有关外汇风险的必要信息,首先需要对外汇风险加以测量,才能根据风险大小、对企业或整体经济的影响,制定相应的风险防范计划,有的放矢。不同种类的外汇风险,进行测量时各有标准。在讨论外汇风险的测量之前,还需弄清楚下面四个问题:

  1.不同当事人对外汇风险的基本态度。经济活动中的当事人,由于所处的环节不同,外汇风险对他们的影响也呈现出差异,因此它们衡量外汇风险的出发点和标准不一致。例如对外汇风险同样十分关心的经济学家、投资者和企业经理对外汇风险的基本态度就有较大差异。

  (1)经济学家衡量外汇风险时主要依据第二章所述的购买力平价和无抛补的利率平价,如果汇率变动基本符合这两个平价的要求,无论汇率变动状况如何,经济学家都认为从长期看企业不存在什么风险暴露问题,只有在汇率变动偏离这两个平价时,企业才面临外汇风险,外汇风险大小取决于汇率与两个平价的偏离程度。

  (2)投资者衡量外汇风险主要依据现代资产组合理论,也就是在一定风险水平下投资者的资产收益最大化,投资者的风险与收益正相关,风险越大,收益越大。投资者一般关心其资产的整体风险一收益比率,而不太关心其资产中具体某种资产的风险或收益。投资者的这种心态将促使企业测量每一种货币的风险一收益关系,并在资产组合中同时容纳好几种货币,以达到在一定风险水平下收益最大化的目的。因此,投资者一般是外汇风险规避者,他测量的外汇风险总是相对于其收益的。

  (3)企业经理在衡量外汇风险时更注重外汇风险可能带来的损失,而不注重可能得到的收益。企业经理通常是外汇风险规避者,他们善于对企业的供产销进行有效管理,对汇率波动造成的价值运动比较陌生,因此他们总是趋向于限制或消除外汇风险,即使保留外汇风险能带来更多的潜在收益,他们也不愿在此领域有所作为。会计折算风险是经理们衡量外汇风险最直接、最常用的工具,因为它反映了企业的经营成效,是评价经理管理能力的重要标志之一。

  很难说经济学家、投资者或企业经理对外汇风险的衡量办法、所持态度谁是谁非,但是了解他们的基本观点对把握外汇风险的测量有很大的帮助。

  2.国内业务与涉外业务承担外汇风险的异同。汇率波动给涉外业务带来的风险是直接的,往往一目了然,可以借助一些工具和指标加以测量,而国内业务表面上并不涉及货币兑换,外汇风险十分隐蔽,测量外汇风险似乎没有必要,实际上,这种观点引导人们误入歧途,国内业务与涉外业务都存在外汇风险问题,只是不同的业务承担外汇风险的途径、范围、程度不同而已。

  (1)国内投资者。国内投资者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的国内投资者,他们投资于本国的债券、股票或存款于银行,投资收益全部为本市。另一类是混合的国内投资者,在国内市场上,既投资于本国的证券,又投资于外国的证券,例如我国投资者同时投资于A种股票和B种股票,其资本收益部分表现为本币,部分表现为外币。对于第一类国内投资者,基本上没有什么外汇风险,但是当他们的消费结构中包含外国商品时,他们实际上处于一种短头寸的外汇风险暴露中,如果外币升值,进口商品的外币价值相应上升,购买同样的外国商品,这类国内投资者就得多支付本币,其实际收入相应地贬值。对于第二类国内投资者,由于涉及到币种兑换时间因素,从会计上看必然存在外汇风险,例如A投资者每月有900元人民币和相当于100元人民币的外币收入,如果外币对人民币贬值l0%,那么A每月的投资收益就会从原来的1000元人民币降到990元人民币。A是否一定承担了10%的外汇风险呢?其实不然,如果A的消费结构中本国产品与外国产品的比例恰好等于其投资收益中本币与外币的比例,即9:l,那么A实际上没有承担外汇风险,原因在于外币对人民币贬值10%,从外国进口的产品以人民市表示的价格也下降l0%,从而A的实际收入并未贬值。但是,当A的消费结构中本国产品与外国产品的比例不等于其投资收益中本币与外币的比例时,A就毫无疑问地要承担外汇风险,风险大小取决于这两个比例之间的差异。

  (2)纯粹的国内企业。一个供产销、信贷活动都发生在国内,不涉及一点外币的国内企业,表面上没有外汇风险,但是它的外汇风险比较隐蔽,通常间接地表现出来,例如我国的汽车制造厂、彩电制造厂(假定它们是纯粹的国内企业),其经济效益要受进口的同类产品的价格影响,当汇率波动影响进口汽车、进口彩电的价格时,我国汽车制造厂、彩电制造厂的竞争地位就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人民币升值,进口汽车和彩电价格就相对便宜,国产汽车和彩电的销售很可能下降,反之则相反。因此人民币升值会恶化纯粹国内企业的竞争地位,并影响这些企业的信誉,给其未来收益造成风险。这类企业在汇率波动时,从会计上反映不出任何外汇风险,实际上它们要承担部分外汇风险,风险大小取决于进口同类产品及生产同类产品的原材料、零配件的数量、进口产品价格变动幅度及其竞争地位升降的状况。

  (3)进出口商。通常人们普遍认为,一国货币升值,将不利于出口商及出口产品生产商,因为以外币折算的本国商品的价格上升,出口商品在国外市场的占有率将降低。相反,进口商品以本币折算的价格下降,刺激进口商品消费需求的增加,有利于进口商。因此汇率变动使进出口商承担外汇风险。然而,汇率变动不一定使进出口商承担外汇风险,因为进出口不仅受汇率的影响,还受进出口国经济周期的影响。例如1993年5、6月,人民币市场调剂价已从年初的l美元兑换7.8元人民币上涨到12元人民币,美元上涨幅度高达54%,然而在我国新一轮投资热的支撑下,进口不但没有减少,反而上扬,尤其是钢材、木材等原材料进口迅速增加,进口商的外汇风险被国内经济周期因素全部抵销,结果没有外汇风险。如果进口国国民收入高速增长,进口需求的增加足以冲销汇率波动的不利影响,进口商并不会承担外汇风险。在衡量进出口商的外汇风险时,必须结合汇率波动和进出口国经济周期进行综合分析,经济周期不能冲销汇率波动的部分才构成进出口商的受险部分。

  (4)跨国公司(Multinational Corporation,简写为MNC)。跨国公司是指至少在两个国家进行生产的企业,也即其资产、负债、收入、费用至少涉及一种外币,而且跨国公司的经营状况要通过母公司国货币计价的合并报表反映。衡量跨国公司的外汇风险时,不能忽视以下几个重要因素:产品类型、市场地位、产品的需求弹性、跨国生产转移的灵活性。例如我国的一家跨国公司以不易移动的房地产经营为主,它在澳大利亚拥有一家分公司,汇率波动时该公司在国内及在澳大利亚的收入都没有影响,但是该公司用人民币表示钓澳大利亚分公司的收入要受影响,人民币升值将减少其澳大利亚分公司折算为人民币的收入,反之则相反。

  如果我国的一家跨国公司经营原油,同样拥有一家澳大利亚分公司,原油与房地产相比,灵活性很强,可以进行跨国转移、买卖。在人民币升值情况下,如果澳大利亚对石油的需求无弹性,即需求不因价格的上涨而下跌,那么澳大利亚分公司的以澳元表示的收入增长幅度将大于人民币的升幅。因此该跨国公司的人民币表示的外国分公司的收入也会增加。如果澳大利亚对石油的需求弹性大,则该公司以人民币表示的外国分公司的收入就会减少。同理可推导出入民币贬值情况下该跨国公司的外汇风险。

  3.已知外汇风险和真实外汇风险。制定外汇风险管理战略,首先要弄清楚企业究竟有多大的外汇风险,这种风险不应该是反映在帐面的、可见的、表面的风险,如上所述,在汇率波动时,不同企业、不同当事人的受险范围、受险部分是十分复杂的,进行外汇风险管理的目的是要消除企业面临的真实风险。测量真实风险,必须把汇率波动的表象与产生风险的真实原因区分开,然而产生风险的真实原因及其对企业的影响程度难以准确地界定,这就要求科学的预测,要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以偏概全。

  一般地,测量外汇风险就是测量外汇风险变动引起的一些重要指标的变化幅度,用于外汇风险测量的指标主要有:资产负债净值、收入水平、收入变动性、市场价值和竞争地位。净值、收入水平、收入变动性是会计核算、企业财务管理的核心,它们反映了企业过去的经营活动,是投资者、经理、公众关心的焦点,因此以净值、收入水平、收入变动性来测算会计风险变动,具有法律、管理、税收、现金流量分布等方面的重要意义。净值和收入变动性也是测量外汇交易风险、外汇结算风险的重要指标。市场价值和竞争地位用于预测汇率变动对企业未来的经济地位的影响,也就是作为测量经济风险的指标,尽管经济风险的测量涉及许多难题和不确定性,但是企业的股东、贷款人、职工、管理者们决不会漠视着两个指标。

外汇风险测量的内容[3]

折算风险的测量

  折算风险基本测量方法有四种,即现行汇率法、流动与非流动项目法、货币与非货币项目法和时态法。外币汇集报表折算时,由于各项目采取不同的汇率进行折算,从而产生了折算差额。折算差额的大小取决于所选用的折算方法、汇率变动的方向和过程、外币资产与外币负债的比例等因素。对于该折算差额有两种会计处理方法:一是递延处理,二是计入当期损益。将折算差额计入当期损益,可以真实地反映企业所承受的汇率风险,但不足的是,将折算反映在损益表中,也就是将未实现的损益计入当期损益,有可能引起对会计报表的误解。因此,将折算差额在所有权权益下单列出来并逐年累计是较通用的做法。

  例1

  美国一家跨国公司在英国的分公司第一年赚得1000万英镑,第二年赚得1000万英镑。当这些利润和其他子公司的利润一起合并时,它们要按当年的加权平均汇率来计算。假设第一年的加权平均汇率为1.90美元,第二年为1.50美元。表1反映了该跨国公司前后两个报告期折算为美元的收益。

表1 跨国公司的折算风险

  从上表可以看出,第一年和第二年在英国的子公司英镑利润额相同,但是第二年英国子公司折算的合并美元利润减少了400万美元。造成该公司折算风险的原因在于,第二年英镑加权平均汇率下跌了21%。财务分析人士、投资者有可能因为第二年子公司的美元利润减少而给予该跨国公司较低的评价。

交易风险的测量

  1.银行外汇买卖的测量

  银行承担的外汇风险主要是外汇买卖风险,是银行在外汇市场上频繁进行本币与外币之间反复兑换的过程中产生的。测量外汇买卖风险时,要明确每种货币的净头寸,在此基础上测量外汇买卖风险的大小。一般会采取限额管理,主要是缺口限额法来控制外汇买卖风险。

  为了明确外汇缺口头寸的大小,银行建立外汇交易记录表,按照每种货币合约到期日记录每笔交易的外汇流量,这些头寸按比重和期限列示。外汇交易记录表是测量外汇风险的重要工具,在这个表中不能判断目前外汇头寸的盈亏情况,难以体现汇率风险的总体情况。为了控制汇率波动造成的头寸盈亏,银行应用市场汇率重新估价外汇头寸,分析外汇头寸的盈亏情况,见表2。

表2 银行英镑交易记录表(单位:万元)

  在表2中,该银行在每一个时期英镑头寸都是不平衡的,当汇率波动时,这些头寸会承担风险。例如,GBP/CNY的即期汇率从12.12下降到12.10,即期多头损失4000元人民币。为了控制缺口头寸的汇率风险,银行要制定对应每种货币各个时期的缺口限额,当缺口超过限额时,交易员必须在外汇市场上将多余的头寸对冲掉。

  2.企业交易结算风险的测量

  汇率具有高度易变性,交易风险是企业最常见的外汇风险,因此也是外汇管理的重点,一般来说,测量交易风险的步骤是首先确定每种外币与其现金流量净额,然后确定这些外币的总体风险。

  (1)外币预计的流量净额

  外汇交易风险的产生于两个方面:浮动汇率制下名义汇率的变动和外汇交易敞口头寸不为零。因此在计算外汇交易风险首先要按计量企业各种外汇流入量与流出量差额,明确每种货币的流量净额。

  净现金流量=现金流入量-现金流出量

  对于跨国公司而言,确定每种货币的净现金流量更为重要。跨国公司一般关注短期的交易风险,只有在短期,货币的现金流量才能被合理准确的测量。跨国公司的交易风险敞口头寸等于以某种外币定值结算的合同现金流入与合同现金流出的差额。每个子公司的管理层在报告与其流入量和流出量的过程中起着决定性作用,然后由总公司合并子公司的财务报告,以便确认整个跨国公司在未来的几个月内外币的预计净头寸。假设跨国公司的子公司M的净现金流入量为600 000英镑,而子公司N的净现金流出量为500 000英镑。合并到总公司现金净流入100 000英镑,如果在单个现金流量发生前英镑贬值,便会对子公司M产生不利影响,因为当英镑兑换成相应的核算货币时,其价值量减少了。可是,英镑贬值会对子公司N产生有利影响,从跨国公司来说,英镑贬值对跨国公司总体的影响较小。

  (2)确定总体风险

  由于企业常常发生多种外币交易,准确测定各种汇率之间的相互关系和关联程度对计量企业的交易风险是十分重要的。一种外币汇率发生变动时可能引发其他外币同向或反向变动,因此整体外汇交易风险并不是各货币外汇头寸的简单汇总,而是需要了解总体风险的货币易变性和相关性。标准差可以作为测量某一外币波动程度的方法,货币的标准差越小,意味着在某一时期内货币围绕其均值上下波动的幅度越小;货币的标准差越大,意味着其波动性越大。因此,跨国公司要对有关外币的汇率的历史数据进行分析,运用方差或者标准差来估计每种外币潜在的波动幅度,进而结合期末汇率预测值,来确定汇率的可能范围。

  在确定总体风险时,除了需要明确货币的可能性大小,也要重视货币的相关性。货币的相关性可用相关系数计量,相关系数表示两种货币变动的相关程度,从而使跨国公司可以运用这样的信息确定交易风险的程度。

经济风险的测量

  经济风险对企业的影响是长期的,而且是复杂的、多层面的,在测量经济风险时就要采取整体的、系统的方法,最常用的是收益和成本的敏感性分析和回归分析。

  1.收益和成本的敏感性分析收益和成本的敏感性分析是把现金流量按照收益表的不同项目分类,并根据汇率预测情况对收益表的各项作出主观的预测,考虑各种可能的汇率,修正利润表项目的预测值。通过观察利润表盈利预测值如何随备选的汇率值变化,企业就能够了解货币币值变动对收益和成本下的现金流量的影响。企业的现金流量取决于原材料和产品的价格、销售量以及各项费用,这些因素的综合代表了企业的竞争力,汇率的变动正是通过改变各种价格对企业的竞争力和市场环境产生影响的。

  2.回归分析企业较常用的另一种敏感性分析方法是回归分析法,该方法是利用已有的公司绩效变量(一般为现金流量和股票价格)和汇率的历史数据进行回归分析,测定企业的经济风险。这种方法具有客观性,相对来说,收益和成本敏感性分析更多地要求企业管理人员作出很多主观的估计分析,过度地依赖管理人员个人的判断,而回归分析则可以比较客观地通过对历史数据进行数字处理,得出未来的、可能的经济风险大小。

相关条目

  • 外汇风险识别
  • 外汇风险管理

参考文献

  1. ↑ 夏乐书,李琳编著.国际财务管理.东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07.
  2. ↑ 陶湘.外汇风险管理实务.中国金融出版社,1995年02月第1版.
  3. ↑ 潘百翔,王英姿主编.国际金融.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