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金宏观   11月19日,美国财政部致信美联储,要求2020年12月31日到期后,将结束对大部分美联储信贷工具的支持;美联储虽并不赞同,但于上周五回复将遵从财政部决定。我们认为,财政部要求美联储结束这些信贷工具,一方面,对当前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直接影响有限,因为当前美国经济正处于复苏正轨,金融市场也已恢复正常,企业和居民能从中正常融资,对这些信贷工具的需求和依赖度已经较小;但另一方面,在疫情尚未结束、甚至美国第三波疫情正在持续发酵背景下,就宣布撤除这些托底工具,将降低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抵御风险能力,可能令金融市场稳定性下降。当然,如果时间拉长,遇到较严重冲击后,美国国会也可能再度批准启动类似项目,但两党分歧加大或也令这一门槛越来越高。最后,政策实施上看,共和党领导下的财政部在疫情尚存较大不确定性背景下,就推动退出救助,显示大选后两党政策分歧加大,令我们对明年美国财政退出节奏过快的担忧上升。总结看,我们认为美国疫情加剧,叠加财政部偏“冒险”的行动,令美联储在12月FOMC议息会议加码宽松(如加大资产购买力度)的概率上升。具体来看:

  来源:中金宏观   焦点讨论:美联储信贷工具退出影响几何?  上周四(11月19日)美国财政部致信美联储,要求2020年12月31日到期后,将结束对大部分美联储信贷工具的支持;美联储虽并不赞同,但于上周五回复将遵从财政部决定。我们认为,财政部要求美联储结束这些信贷工具,一方面, 对当前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直接影响有限,因为当前美国经济正处于复苏正轨,金融市场也已恢复正常,企业和居民能从中正常融资,对这些信贷工具的需求和依赖度已经较小;但另一方面, 在疫情尚未结束、甚至美国第三波疫情正在持续发酵背景下,就宣布撤除这些托底工具,将降低美国经济和金融市场抵御风险能力,可能令金融市场稳定性下降。当然,如果时间拉长,遇到较严重冲击后,美国国会也可能再度批准启动类似项目,但两党分歧加大或也令这一门槛越来越高。最后, 政策实施上看,共和党领导下的财政部在疫情尚存较大不确定性背景下,就推动退出救助,显示大选后两党政治分歧加大,令我们对明年美国财政退出节奏过快的担忧上升。总结看, 我们认为美国疫情加剧,叠加财政部偏“冒险”的行动,令美联储在12月FOMC议息会议加码宽松(如加大资产购买力度)的概率上升。具体来看:

  来源:中国货币市场    内容提要  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以及对经济前景的冲击,让全球央行都竭尽全力予以应对。该文以美联储应对本次疫情冲击的工具箱为例,对美联储面临的市场场景和应对措施进行分类探讨,并探讨了其借鉴意义。